• 在地字人

抗疫8月 | 衛生意識最高疫區


可能不是第一次身處在疫區吧,當我最愛的香港己經因政府無能,而變成一個真正的疫區時,除了在心中暗罵這殺人的政權,我很快就接受了這無奈的現實。畢竟,強大如美國及法國,都敵不過肺炎,一個小小的香港,能夠守到7月才失守,都可說明了香港人質素之高。

同樣是面對肺炎的挑戰,其實身在香港是相比在法國安心得多,在我3月返港時,法國政府當時是禁止民眾買賣口罩,因為當地口罩不足。因此,當你成為唯一的人在公共交通上戴口罩,會獲得不少法國人「關心」,因為依照當地的文化,只有病人才會戴口罩,儘管不斷解釋,但法國人還是十分關心我不存在的病情。更令我無言的是,有部份法國人會視香港都是疫區(最起碼當時不是),不停強調會小心肺炎,怕我和友人會傳染他們,不論我如何努力解釋,或多或少都會受到歧視。有時候,真的是走出了香港,才知道這個地方的美好。香港群眾是世界上最有衛生意識的地方之一,沒有政府的強制要求,已經有99%的人會自動戴口罩。因此,在香港成為了新疫區後,我都可以照著平常心生活,說內心一點害怕也沒有的話,一定是假的,但真的遠比我在法國生活安心得多。


我相信讀者們會困惑,為何法國作為一個民主大國,會提倡猶如反智的禁止買賣口罩的法例,但實情是,法國政府要優先給予醫護人員使用口罩,當時法國的口罩已經被中國人買光。這種對醫護以及對人權的尊重,是法國的立國價值,但香港在這方面總是相形見絀。法國人提倡自由(liberté),平等(égalité),博愛(fraternité),但香港提倡的往往只因有尊重國家,而非以人為本。雖然在兩個地方我都見到希望,在法國,這種希望是人民同政府共同努力而生 ; 但在香港,是群眾的努力令我充滿希望,而政府的應對措施往往令人絕望。在疫情發生,生活已經不能如以往一樣,不可以和朋友一齊行街。於我而言,最可惜的是不能約女神出街,但我相信香港和我的愛情總有一日會雨過天晴。

by 華特

#我在疫區的日常

© All Rights Reserved by . YoursConnect 又一在地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