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言人筆記 \ 目錄

岑永根案: 電話搜證 

\ 司法覆核

以法治民:蒙面法

\ 普通法

第18條: 國安法 

\ 基本法18條 

03

18條凶間:國安法 

昨夜雨急風驟,沒有濃睡,只有殘酒。黨國臉皮太薄,不撕已破,終以法臨天下之姿,以第18條製造凶間,摧毀兩制,摧毀人心。

 

第18條先說內地法例不得在我城實施,當然,真•一國兩制嘛!然而人大大常委依然可將若干內地法例放進《基本法》附件3在港推行,但只限於國防、外交和不屬我城自治範圍的東東西西,算是不幸中的小幸吧,如是者相安無事二十三年。今天不再相安,人大大揚言誓將部分內地《國家安全法》放進第18條凶間,將我們迫向牆角,跪下,求饒。他們預先笑了⋯⋯

 

維護國家安全是否我城自治範圍的東東西西?

 

一言不能蔽之,事關「國家安全」從來不是一個精確的法律觀念,更必然涉及政權的 self perception and self assertion,絕難安靜下來  deliberate and articulate。幸好當年《基本法》起草之際,黨國尚未方方面面崛興,才懂得體恤我們對黨國「反革命罪」怕得要死——對吖,那時黨國不愛呼喚「國家安全」,只顧無產階級革命,故從前《刑法》規定,凡「以推翻無產階級專政的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為目的的、危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行為,都是反革命罪。」此罪在九十年代末方改稱「顛覆國家政權罪」——遂在《基本法》中創造了第23條的空間,指明我城有憲制責任就破壞國家安全罪行立法,但還是讓我城自行其是,我們也憑這空間偷生了二十三年。二十三年來,第23條從來惡名昭彰,我們避之唯恐不及,但還算是可迴旋的空間,想不到第18條才是更可怖畏的巨大殺傷力武器。

 

嘿嘿!其實我們怎麼想不到?只不知黨國何時狠心下手!一直也看得懂世情的陳弘毅教授,既身受「基本法委員會」委員之職,在一部新編同寅文集 "China’s National Security: Endangering Hong King’s Rule of Law" 中提到,如果政府提出23條草案,但過不了立法會,屆時中央自會好好使用第18條整治我城人仔,不過,陳教授以為立法會盡多保皇派,怎能不通過?大概連陳教授也萬料不到,在重啟23條立法前,大人先生們已老大不耐煩了,不等我城立法會了。還是大人先生們遠見非凡?早早預見了九月立法會換屆,保皇派必然給掃地出門,未來四年也休想23條立法!

 

又或大人先生們更懂得瞻前顧後,早早籌謀,早早立法,早早以國家安全或勾結外國勢力之名,將立法會未來民主派候選人捉個一乾二淨,睇你點死!

. 劉偉聰 . 

​首載日期 : 22/05/2020

noteBackground1.jpg

​筆記: 關於"萬惡基本法18條為首"

何解《国安法》可以橫空降世?

 

一切皆源自《基本法》第18條

第18條共有四款內容,第三款內容為: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徵詢其所屬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可對列於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減,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即是不用經立法會審議,直接宣布在香港實施。

 

在《国安法》前「附件三」包含 ,

1.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紀年、國歌、國旗的決議》

2. 《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日的決議》

3. 《中央人民政府公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命令》

4.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領海的聲明》

5.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法》及

6.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特權與豁免條例》

至於《基本法》第 23 條,其法律原文指香港應自行立法維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的法律條文。換言之,第 23 條不是規定「只能由」港府自行立法,而是「應」由港府自行立法保障國家安全,但是港府沒做到「應」做的事,故中央就只好引用《基本法》第 18 條,代港府去做了!

 

© All Rights Reserved by . YoursConnect 又一在地 . 2020